首页 > 资讯 > 企业新闻
“宝武合并”推动钢铁业去产能
http://www.31mold.com2016-06-28 17:04:31上海金融报

  6月26日晚间,宝钢股份、武钢股份双双发布公告称,自27日起停牌,原因是其分别接到控股股东宝钢集团、武钢集团通知,两集团正筹划战略重组事宜,重组方案尚未确定,方案确定后尚需获得有关主管部门批准。

  对此,有机构分析指出,央企合并“落户”钢铁行业,合并虽突然,但并非毫无征兆。产能过剩行业的央企合并是供给侧改革和国企改革的一部分,旨在提升行业集中度,减少过度竞争。宝钢、武钢战略重组拉开了钢铁行业改革的大幕。而在并购重组市场方面,分析人士也指出,监管层正在加强并购重组监管,引导资金脱虚向实,使并购重组成为去产能的重要手段。

  带动行业去产能

  数据显示,以并购重组董事会决议预案公告日为准,截至6月25日,今年以来共有210家上市公司涉及并购重组,从并购方行业来看,涉及有色金属、医药生物、休闲服务、通信、商贸零售、轻工制造、计算机、家电、化工等,但没有涉及钢铁行业的并购。

  当前,整个钢铁行业仍属产能过剩,企业经营业绩不容乐观。数据显示,2015年,武钢股份以巨亏75亿元跃居“亏损王”,宝钢股份净利10.13亿元,同比下降82.51%。正是在此背景下,“宝武合并”消息传来。

  对此,长江证券表示,历经几十年高速发展的中国钢铁行业,在如今粗钢产量逼近顶部、发展面临困境之际,包括合并等在内的改革乃大势所趋。日本钢铁行业当年发展也经历过同样的兼并重组过程,最终造就了雄踞一方的新日铁,引领行业实现长期健康发展。

  根据世界钢铁协会发布的《世界钢铁统计数据2016》,宝钢以2015年年产粗钢3493.8万吨位列全球十大钢企第5名。2015年,武钢以粗钢产量2577.6万吨位列中国十大钢企第6位。按照产量计算,新的合并企业将至少具备6000万吨的年粗钢生产能力,变成中国第一、世界第二的超级巨无霸,行业集中度也将得到提高。

  中金公司表示,钢铁行业集中度偏低,央企合并或成为长期整合趋势的开端。钢铁行业长期来面临集中度较低的困局,前十大企业的市占率从2010年的52%下降至目前不足40%,过于分散的结构导致行业竞争激烈。根据工信部的规划,2020年行业前十大企业集中度目标是60%,要形成3—5家超大型钢企。本次宝钢和武钢的合并可能成为行业兼并重组的开端,地方国企之间的整合值得关注。

  不过,华泰证券认为,就目前两集团粗钢产能而言,合并对提升行业集中度影响有限,但标志性意义巨大。随着政府主导和企业自发的行业重组合并,量变有望促成质变,带来行业集中度大幅上升。

  从产品方面来看,兴业证券认为,“宝武合并”利好两家公司汽车板和硅钢业务。两者产品结构存在很大程度的同质化,主要表现在汽车板和硅钢,尤其是取向硅钢方面,国内最主要的生产商即为这两家公司,合并则有利于提高市场集中度,减少恶性竞争,利好公司业绩。

  兴业证券提醒,如果只是兼并重组而不真正去产能,并不能非常显著的改善行业盈利水平。只有切实去产能,才会为钢铁行业带来持续超额收益。

  引导资金脱虚向实

  从近期并购重组市场来看,监管层在表态积极支持符合条件的上市公司再融资和并购重组时,也悄然收紧了并购重组政策。本月初,证监会否决暴风科技关于定向增发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稻草熊影业6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方案,被市场解读为监管层对高溢价并购项目监管趋紧的标志性事件。

  为进一步规范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行为,近日,监管层拟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进行修改并公开征求意见。对此,上海证券分析师虞婕雯认为,修订有利于上市公司通过正常的并购重组提高质量、推动行业整合和产业升级,同时减少套利空间,促进资金流向实体经济。

  业内人士预计,在供给侧改革背景下,并购重组将成为去产能的重要手段。未来分类审核、优质并购走审核绿色通道、鼓励并购重组仍是大方向。

  在近日举行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首次披露了今年煤炭、钢铁行业的去产能目标,“去掉煤炭行业产能2.8亿吨,安置员工70万;去掉钢铁行业产能4500万吨,安置员工18万”。对此,业内人士分析,目前国企改革如火如荼,重组提速的火热氛围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市场对钢铁国企重组的预期。不过,数据显示,上述210家涉及并购重组的上市公司中,有17家并购重组失败。其中,有部分失败的原因是并购的行业往往存在估值过高、业绩不稳定等问题,常常成为市场质疑的对象。

  针对市场出现的新情况、新要求,上交所近日表示,继续运用“刨根问底”式监管问询手段,着重加大四类行为的监管力度。其中,第一类就是加大对并购重组业绩承诺履行的信披监管力度。上交所指出,近期上市公司减免并购重组业绩承诺的情况时有发生,投资者反响比较强烈。例如,有公司通过“输血”标的资产或盈余管理等方式增厚标的资产业绩,变相减少或规避业绩补偿承诺;还有公司拟直接召开股东大会,减免相关方原有的补偿义务。对于这一现象,上交所密切关注、快速反应,将承诺变更程序的合规性、变更承诺的合理性以及前后信息披露的一致性,作为监管问询的重点,要求相关方作出充分解释。上周,证监会也出台相关监管问答,明确业绩承诺不得随意变更。上交所将严格落实这一监管要求,督促相关方认真履行承诺义务。

文章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