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企业新闻
吉利CFO“复盘”收购戴姆勒,高负债在可控范围
http://www.31mold.com2018-08-17 11:08:13第一财经

  自2017年6月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成功收购马来西亚宝腾汽车49.9%股份、英国路特斯51%股份至今,已过去一年。

  近日有消息称,浙江吉利控股集团(下称“吉利控股”)正考虑投资至少15亿英镑(约合131亿元人民币)重振路特斯汽车。同时,吉利控股还在与马来西亚EtikaAutomotive公司商谈,拟进一步增持路特斯股权。吉利汽车集团副总裁杨学良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并未正面回应上述投资金额,只表示:“明年上海车展前,吉利会发布路特斯的整体战略规划。”

  “在品牌规划上,如果做比较,吉利相当于大众,沃尔沃相当于奥迪,路特斯相当于保时捷,宝腾相当于斯柯达。”吉利控股集团董事、常务副总裁兼CFO李东辉告诉记者。他表示,吉利目前已经对路特斯未来的发展路线和产品有了相对清晰的规划。路特斯是做跑车起家,所以未来旗下仍然会有跑车产品,但同时,借鉴保时捷的成功,路特斯未来也会推出更加高端的SUV产品。

  吉利要重振路特斯,参照当年吉利复兴沃尔沃所投入的高达110亿美元的资金,这同样也意味着大额的资金投入以及资源投入。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吉利频繁进行海外并购,除收购宝腾、路特斯股权、入股AB沃尔沃以及戴姆勒,并全资收购美国飞行汽车。不仅如此,吉利还同时在国内和海外市场有多个项目投建。

  业务的快速扩张和频繁的跨国并购让吉利的资产和负债规模不断攀升。2014年末,其资产总额为1301.3亿元,总负债为974.7亿元;到今年一季度,公司的总负债上涨到1842.6亿元,资产总额更是扩大到2773.8亿元。

  三年负债几乎翻番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4月20日,吉利控股曾在上海清算所披露材料,计划发行20亿元中票。在资金用途中,吉利控股方面表示,其中10亿元用于归还集团公司银行贷款,10亿元用于归还公司企业债券,从而降低间接融资占比,提高直接融资占比,优化融资结构。据募集说明,截至2017年9月末,吉利控股及其下属子公司待偿还中期票据35亿元、企业债22亿元、公司债20亿元、海外债7亿美元、5亿欧元和30亿瑞典克朗。合计77亿元人民币、7亿美元、5亿欧元及30亿瑞典克朗。公司的负债合计上升至1678.7亿元,增幅达到72%。2014年至2016年及2017年9月末,吉利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4.90%、74.41%、69.76%和68.63%,比例逐年下降。

  在当时,有多家媒体据此质疑对吉利的高负债率进行质疑。吉利方面并未就此作出回应。然而7天之后,这笔发债因公司融资计划有变而取消。李东辉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首次回应当时取消发债的原因,以及对于吉利“高负债”的看法。他表示,取消发债是因为当时利率过高,发债并不划算。

  对于资产负债,他认为目前业内对于企业资产负债率高低的评判标准,更多参照的是国内上市公司的情况。“按照世界五百强资产负债率的标准来看,(企业的负债)普遍都是在70%多,很多都是在80%,包括宝马、奔驰、大众,在全世界的最成功的几个汽车企业,他们的资产负债率都是在78%以上。所以吉利完全是符合标准的。”吉利控股的负债虽然达到1842.6亿元,但总资产已经达到2773.83亿元(截至2018年一季度)。与此同时,李东辉说,2017年吉利控股手中握有现金540亿元,银行承兑税票240亿元,现金加等价物约等于780亿元现金等价物。在他看来,吉利控股2017年的资产负债率为67.3%,低于70%。同时,从净利润上看,2016年和2017年,吉利控股的净利润分别为117亿元和188亿元,利润增长快速。因此在他看来,这样的负债是合理并且可控的。

  针对外界所言,吉利的海外并购使得其资金链承压的问题,李东辉表示,此前收购戴姆勒股权,吉利并未动用境内资金,也并未用吉利控股集团和旗下任何一个公司进行抵押担保。在吉利计划收购戴姆勒的过程中,有境外三家银行参与其中。在此之前,兴业银行已经公开表示参与了吉利入股戴姆勒的项目。和收购沃尔沃一样,李书福在两三年前就已经在考虑相关事宜,但收购的过程却很迅速。整个收购的资金结构方面,吉利采用了“股权领口”的方式。“由境外的家银行来搭建这些结构,包括股票的购买,也包括引资结构的安排,全是用这些股票自身的这些结构设置相应来做到的。”

  “上行的收益的话,在一定的收益范围内是属于吉利的,但是超出相应的收益范围,我们把这个收益放弃掉了。对于下跌的风险空间,也基本上封存在很小的范围内。具体来讲,无论它跌多少,我们能承受非常小的不到10%的损失。”李东辉说。他强调对于吉利控股来说,入股戴姆勒并非为了投资收益,而是看重此后的协同空间。目前吉利已经在和戴姆勒方面就此进行探讨。

  沃尔沃IPO没有迫切性

  李东辉表示,虽然近两年来吉利进行了多次的海外并购,并频繁进行投融资,但吉利并不盲目。吉利的每一桩并购都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经过深思熟虑,以未来战略为基础进行全盘考虑的,“不是为了并购而并购”。

  “我们一直是坚持在做好主业的基础上,在保证产销量上、收入增长、利润的增长良性的前提下再做其他的融资安排。”比如沃尔沃,最近也频频有消息称,沃尔沃正准备IPO。今年5月,吉利选择了花旗银行、高盛集团和摩根斯坦利来协助沃尔沃汽车的IPO事宜,计划最早在今年秋天发行股票。

  “在投行们看来,沃尔沃是目前为数不多的,处于盈利还未登陆资本市场的知名国际汽车企业。”李东辉说:“多家投行都对沃尔沃的上市路径进行过分析讨论,并屡次找到我们希望能推动沃尔沃上市,但这件事首先要交由沃尔沃董事会管理层进行讨论。到目前为止,沃尔沃董事会还未向吉利方面提出上市建议。吉利作为沃尔沃的控股股东,对其是否上市有最终决定权,但也尊重沃尔沃董事会的意见。”

  同时,他表示,在未收到沃尔沃董事会的意见前,吉利还未就此进行正面讨论,而沃尔沃目前良好的盈利状态也没有上市的迫切性。

文章关键字: